多彩贵州网·文化

贵州考古vlog ⑦ | 文物“证件照”为啥要手绘

2021/11/23 作者:应腾 稿源:多彩贵州网

  栏目背景

  考古学神秘吗?高冷吗?枯涩难懂吗?考古人呆板吗?沉闷吗?墨守成规吗?贵州考古又有什么新发现?又有怎样的风格和特色?在中国考古学诞生100周年,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多彩贵州网教科文体事业部,策划推出“贵州考古vlog”系列报道,邀您一起“洗眼睛,涨知识,看稀奇”,打开公众考古“新画风”。

  多彩贵州网·众望新闻讯(本网记者 应腾)在这个“想怎么拍就怎么拍”的时代,可以拍照的文物,为什么还要绘图?本期贵州考古vlog,贵州铜仁方田坝遗址考古队队员、考古绘图师韩继泽,将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宝”证,从画中来

  “冷门”行业中的“冷门”职业。这是记者对考古绘图师的“初印象”。

  韩继泽所在的方田坝遗址,是贵州锦江流域面积较大、遗迹、遗物较为丰富的商周时期遗址。除了日常的考古调查勘探、清理发掘、照相测量工作,为遗迹、墓地面貌,文物器形、大小、纹饰、相对位置等原始信息绘图,也是田野考古工作者的必备基本技能。

定睛看,用尺量,是考古绘图的规定动作

  考古绘图,准确记录和说明考古发掘材料及文物资料,是考古学研究的基本方法之一。分为田野考古绘图和考古器物绘图。

  “前者大多是在野外完成,而后者大多都在室内完成。”韩继泽说,大到遗址轮廓,小到每件器物,都需要绘制成图,以“毫米之间”的误差,给遗物做信息“扫描”。

这些绘图将和文字资料一起,构成文物的“身份证”

  “再好的拍摄技术,都替代不了考古绘图的作用。”韩继泽告诉记者,从另一角度来看,绘图工作是田野考古工作者收集资料的一种方法,也是考古工作展开研究的基础。

  “我更喜欢在下雨天,不用下工地的时候画图。”和考古所专业绘图师不同,在工地给文物画“证件照”,对长期驻扎在田野的韩继泽而言,是一种另类的放松方式。

在考古工地绘图,工作台看似简单却不简单

  上手摸,定睛看,用尺量。

  用手触摸文物,观察、感知器物的形状轮廓、纹路细节、加工工艺……考古现场采集的一手资料所带来的感官体验,都将在绘图者手中挥毫毕现。这样一张文物“证件照”,是临摹、修改、复制后的二手资料所不能比拟的。

绘制的每一件器物,都逃不过用手去测量

  正面,侧面,背部,局部。

  当文物的整体结构、内部情况难以通过拍照来呈现,经过考古工作者实地勘测、细心观察,一张客观、精准和直观的考古绘图,将以精确的线条数据,细致的图案,供学者和观众提取遗迹和文物的“隐藏密码”。

绘图,诠释考古之深,考古之细

  在方田坝遗址发掘清理的一年多时间里,韩继泽已绘制了近百件文物“证件照”。

  “每次画完站起来屁股都会发麻,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。”韩继泽说,但,只要定睛看看眼前绘制好的图,这些绘图将和文字资料一起转为文献,为考古学者提供研究资料,他就觉得“给文物‘办证件照’这事,值得永远做下去。”

田野考古的过程,便是考古揭示、认识、解释的过程

  数据罗列,图案繁复,文字枯索严谨。当一件件遗迹、墓地、遗物被详细记录,以学术研究的材料的样貌,再次出现在考古学者的面前,它们才有价值,发现也才变得更有意义。

  历史很精彩,考古探索、记录的过程也很蛊惑人心。来,跟随记者镜头,走进这个在考古工地给文物“办证件照”的人。

  一审:郭邱磊

  二审:田钰琳

  三审:张超

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
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