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彩贵州网·文化

一个专栏背后的“贵州考古话语权”扩充

2022/07/27 作者:本网记者 应腾 稿源:多彩贵州网

  多彩贵州网讯(本网记者 应腾)话语权。这是近年考古界的“热词”之一。

  从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重建“何谓文明”,追问“何以中国”的20年中,国际考古学界有了强有力的“中国话语权”;到全国各省考古在发掘、保护、研究“大合唱”中贡献智慧,建立话语权,我们看到,发出“考古好声音”,不再单指夺人眼球的发现,那些令人瞩目的考古研究成果,正不断更新人们对历史的认知

  2022年4月,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要目《贵州民族研究》,正式推出“贵州考古文化”专题。首期,以考古学视角,探讨明清时期黔东山区乡村社会发展、羁縻·土司制度与山地中国、鸡公山文化交流与传承。

《贵州民族研究》开辟“贵州考古文化”专题

  期刊扩容,在业内人士看来“既是意料之中,也是意料之外”。

  一方面,这是学术期刊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“努力建设中国特色、中国风格、中国气派的考古学”的贵州举措;另一方面,随着贵州考古话语权的“扩充”,业内看到,贵州这个不是传统意义的考古大省,在高平台期刊中,跨出了“强学术”的重要一步。

阵 地

  从开设专栏的气势来看,“阵地”,成为解读的关键词之一

  先看大背景——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密切关注考古工作和历史研究,多次发表一系列重要论述、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。

  其中,“努力建设中国特色、中国风格、中国气派的考古学,增强中国考古学在国际考古学界的影响力、话语权”,是指方向、划重点,更是提要求。

  再看贵州考古——贵州,是荆楚、南越、巴蜀和滇文化的碰撞之地,是汉夷文化的融汇之地,也是中华民族“多元一体”文化多样性和丰富性特征的生动展示地。在贵州考古近70年发展历程中,依托地域文化特色,形成史前、夜郎、土司、民族、流域考古等特色考古项目。

  业内意外看到,虽是“考古小省”,贵州却是全国首个拿下考古奖项“大满贯”的省份——考古发现7次获全国“十大考古新发现”,获世界文化遗产、世界十大考古新发现、全国“六大”考古新发现、中国田野考古奖一等奖,入选“百年百大考古发现”。

贵州三项考古研究课题入编《中国考古学百年史》

  即便拿下考古奖项“大满贯”,贵州考古业界深知,光有田野考古“贵州力量”还不够,在考古学术研究成果上发出“贵州考古好声音”,拥有话语权,才能更好面对和适应全国考古新形势。

  而另一边,学科不断发展,作为学术共同体的期刊,也有着“不进则退”的使命和压力。

  1979年创刊的《贵州民族研究》,是全国中文核心期刊、全国人文社科核心期刊、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(CSSCI)来源期刊。先后设立民族理论、民族经济、民族社会学、民族历史、民族教育、民族语言与民族文字、民族调查等20多个栏目。

  首次对“贵州考古文化”进行专题研究,贵州民族研究院院长、《贵州民族研究》主编颜勇认为,“这是对路,对上头了。”

  无论是“认识历史离不开考古学”大背景下的“贵州举措”,还是对贵州历史和民族文化研究的有益补充,我们看到,高平台期刊设置“贵州考古文化”议题,保持鲜明特色的另一面,是为贵州考古研究在高平台上“争阵地”的“硬核之举”。

目 的

  在解决阵地“有没有”之后,下一步亟需解决的,则是“提升话语权”。

  “期刊不是学术界自娱自乐的圈子,从宏观角度看,期刊要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;从学科发展角度看,期刊是地方文化话语权提升的平台和载体。”谈及期刊用稿原则,颜勇更多聚焦在“回应现实关切,丰富期刊内容生态,实现研究目标”上。

  梳理贵州独特的历史大脉络,我们看到,随着文教的兴盛和中央管理的加强,建省后的贵州,文献相对丰富。但在明清以前,也就是史前至羁縻制时期的贵州,文献资料匮缺,而对这个时期贵州人类历史的梳理,考古资料和田野调查的研究,恰好弥补这一不足。

2021年,贵州首次以考古方式探究屯堡文化,为中国边疆管理研究提供生动案例。图为屯堡羊边城遗址城墙夯层

  贵州历来就是民族问题研究的重地。当民族学回答“为什么是”的问题,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提供学理支撑;当历史学回答“从哪里来”的问题,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提供历史依据;考古学,特别是边疆考古学、民族考古学,则对中华民族的“文化寻根”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

  直白来说,在考古中观史,以考古写史,随着考古学文化序列建立而得出的研究成果,是各省提升考古学影响力和话语权的关键。

学术期刊不仅是学术成果的交流平台,也事关贵州的学术话语权

  “我们在做强期刊的同时,也要增强贵州学术话语权,让优秀的成果站上更高的舞台。”颜勇表示,开设考古文化专题研究,一方面,在民族问题研究上,研究力量得到整合,为中华民族在交往、交融、交流、融合、变迁过程,提供更为生动丰富的角度;另一方面,在考古学科体系逐步完善、学术体系也逐步建立的背景下,高平台期刊“阵地”的助力,将让贵州考古话语权的得到有效扩充。

创 新

  有人会问,期刊开设考古专栏,意味着发文章就更容易了吗?

  “不为发文章而写文章,而是为学术创新点而发文章。”颜勇说,高起点意味着“旗舰性”,对考古新发现的资料、理论研究的来稿,依旧坚持从创新性和重要性两方面考察,“这也是我们办刊的核心标准。”

  在学术体系建设中,几乎每个领域都在面对、寻找原创性、独特性。高平台的期刊,更承担着“解答”——历史逻辑、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;和“解难”——完善学科体系、学术体系、话语体系任务。

  “此刻的拥有,不代表未来的轻松。”高平台期刊对考古的扩容,在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周必素看来,“喜悦”的同时,是对贵州考古研究水平提出更高要求的“急迫”

  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,创新如何“创”?在考古材料不断丰富完善中,怎么融入时代发展?如何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紧密联系?这些学术焦点、难点、热点问题,要求考古学者既深耕学术,又关照现实

正在进行的重要发掘,将为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、增强文化自信持续提供坚强支撑

  “考古学的基础性资料、原创性成果,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。”周必素认为,高平台期刊开辟“贵州考古文化”专题,既是保障考古资料及时公布、促进考古研究的快速转化,也是推动考古学研究的必然要求

  考古是一个“靠证据说话”的学科,虽然“说话”所需要的探索时间漫长,但以考古新成就,为构筑“新时代文化强省贵州模式”提供智力支撑,为新时代民族研究挖掘更多的生长点,中华文化影响力的“贵州文化印记”的案例,还在“刷新”。

  贵州考古,好戏在后头。

本网记者:应腾

一审:郭邱磊

二审:田钰琳

三审:张 超

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
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